•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1.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西红柿小说网 > 唐末狐臣 > 第215章 残酷

      第215章 残酷

        呜~~呜呜~~

        号角声吹响阴沉的天际,阴云之下,硕大的‘李’字大纛缓缓挪动,三千人的阵列呈三个方阵由西向东推进,激起无数尘烟在天空弥漫。

        耿青坐在四轮木车上,被士兵推到附近山岗,身边还有数百名亲兵拱卫,从高处望去远方,上万人的神策军正在集结列阵,密密麻麻的人、马的身影,犹如波涛起伏般汹涌。

        “......经典的围点打援,就看谁能坚守最后。”

        他轻声呢喃,对于战场的事,已经放手给了李继岌、赵周仪,以及那个名叫符道昭的骑将,计策大抵已被三人完善,都是军中宿将,耿青是不用去担心的,尤其是对面还是杜让能、韦昭度,这两日,他专门查询了二人事迹,并无带兵经验,更别提打仗。

        长安那位皇帝,却让他们出来领兵,初期让耿青感到不可思议,待反应过来,其中的目的不言而喻,真正的杀手锏该是那位李顺节,以及他的龙骧军了。

        “神策军的强大只存在过去,已经不是我认知里的那支军队了,一成不变只会渐渐消磨在安逸之下,这场战事过后,若我们胜,这支军队......将不再有了。”

        耿青摩挲着木轮车的边沿,望着远方数里之外隐隐攒动,变换阵列的长安军队,片刻,‘李’字大纛那边传出牛角号声时,他偏了偏脸,“还是通知李留后,龙骧军才是精锐,务必在这边打狠一些,提前将李顺节引出来,至于眼前的神策军......”

        苍凉悠长的号角声里,他两腮鼓了鼓,压抑着心里的澎湃,“......眼前的神策军,直接杀溃。”

        他望着推进的烟尘,抬起的手按了下去,嗓音低沉的在说。

        “喏!”

        令骑拱手,奔去战马翻身而上,冲下山坡飞驰去往下方推进的军阵,不久,有着不同意义的号角声,两长一短的吹响。

        李继岌抬头看了眼侧后方的山坡点了点头,旋即挥舞鞭子促马飞奔过方阵,声音在喊:“擂鼓,前进——”

        推进的三个方阵,哗的翻下盾牌抵在士兵前方,长矛如林间,步弓手压着羽箭缓缓跟随,目光死死盯着视野尽头汇集起来的‘黑线’。

        与此同时,龙虎军也在迅速列阵,杜让能做为军使不断的在马背上发下整军、检查兵器的命令,督促军法队前往各自的位置,而韦昭度骑马游走各阵,不停让令骑去催促右天兴、右神武、左羽林三军朝他这边增援靠拢。

        韦昭度望着远方推进而来的三千陇右军,想着之前发生的各种小规模偷袭、骚扰,咬了咬牙关,还是发出一道命令。

        “通知另外三军指挥使,务必警惕对方半路伏击。”

        令骑飞奔离开,他目光之中推行而来的军队已到两里之地,双方已经能看到彼此,韦昭度手都有颤抖,之前有过领兵,但真正意义上的对阵厮杀,做为文人,他还是第一次。

        但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敌人拖延、纠缠在这里,完成陛下的嘱托。

        韦昭度看了一眼,同样望来的群懿兄,朝对方笑了笑,旋即,握住剑柄,锵的拔出佩剑举了起来,声音嘶喊!

        “准备——”

        嘶哑而高亢的声音里,军阵哗的动作,大盾下放,一张张稍弓挽上羽箭指向天空,某一刻,双方进入交战的锋线,韦昭度猛地落下手臂,剑锋斩下:“杀!”

        唰唰唰——

        成千上万的箭矢升上了天空,瞬间形成黑压压的乌云抛向里许之地的陇右军,三千人的阵列,李继岌在后方被护卫着,不用他下达命令,三阵中的指挥使此时已经高亢呼喊,阵型迅速收紧,一面面盾牌举过人的头顶拼接起来,覆盖在身旁长矛、弓手身上,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箭雨飞过一百丈铺洒下来。

        噼噼——

        无数箭矢钉在盾牌包裹的铜皮、铁皮,有的穿过缝隙扎在人的肩膀带起血花,中箭的士卒痛呼出声的同时,箭雨落尽,李继岌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击!”

        盾牌哗哗翻开,躲藏的弓手抬臂仰去天空,边军制式的长弓比神策军手中稍弓,更加具有穿透力,弦音一声声绷响,漫天箭矢哗的冲天而起,照着对面的军阵覆盖而下。

        箭矢钉在盾牌弹开,或直接钉在了上面,也有贯穿盾牌,扎进半截还多,钉在人脸上、手臂、肩头,盾卒凄厉惨叫,在阵列中栽倒下去,落出的空暇,随后被紧跟而来的箭矢填补,人群里瞬间带起一片片鲜血溅开,各种各样的惨叫、嘶喊......嗡嗡的汇集成一片。

        “韦昭度......还行。”

        李继岌望着对面军阵呢喃了一句,长弓下的阵列正迅速修正填补空缺,他抬起手臂,竖起一根手指。

        侧翼方阵,徘徊的五百轻骑轰然冲出,避开锋线拐出一道长长的弧度,在马背上挽弓搭箭。

        龙虎军中,一千轻骑也在飞快奔行出侧翼,两边俱是唐军制式角弓,没有装备上的优良,只有人数与作战经验对比,神策军大抵清楚对面的陇右边军数量少于他们,但经验丰富,并不与对方展开游斗,而是对射一阵后,直接推挤上去,依靠数量想要将对方压制。

        飞奔之中,陇右边军轻骑瞬间散开,以数骑、十骑为小队,敏捷的操控战马,一边挽弓射箭,一边拉开距离与同伴相互配合,并不与对方短兵接战。

        短短一瞬的交锋,龙虎军轻骑便吃了亏,不少人中箭落马,抛下了马背,韦昭度不敢撤回他们,一旦没有骑兵牵制对方轻骑,右侧方阵就会被不断骚扰。

        “左右两翼推进,吃下这三千人!”

        思绪闪过脑海,韦昭度不敢犹豫,迅速拿定主意发下了命令,位于中军左右两个两千人的方阵改变了坚守姿态,保持整齐的阵型朝锋线徐徐推进。

        “跟他杀!”

        几乎在同时,李继岌在马背上发出相同的将令。三千人组成的阵列徐徐推出,弓手掩在盾卒后面边走边射,箭矢在锋线交错而过,落入双方推进的阵列当中溅起血花。

        双方逼近锋线的刹那,三支方阵指挥使拔刀嘶吼:“杀——”

        “杀!!”

        三千人几乎同时嘶声呐喊,坚定盾牌连成一片,枪矛下移组成枪林,猛然间奔行起来,迈开的脚步轰然在这原野炸开震动地面。

        “杀——”

        对面龙虎军四千人也在呐喊,从左右穿插进了战场,对射的箭矢在人群里掀起些许的波澜后,盯着逼近而来的三千人,许许多多的士兵咬紧了牙关,握着兵器的双手、臂膀,迈开的脚步都这一瞬间颤抖。

        然后,极力张开嘴,发出:“啊啊啊啊——”的嘶吼,用着平生最大的力气,挤压着同袍迎着同样冲来的陇右军狠狠撞了上去——

        轰轰轰!

        盾牌与盾牌相抵,震的盾后的身形僵硬后退,周围无数长矛探出缝隙,照着人的头顶,刺在盾牌、对方面门、身躯疯狂捅刺。

        噗噗!

        噗噗噗——

        鲜血溅开,人的身体瞪大眼睛,挤压中不停永远的倒下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