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1.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西红柿小说网 > 我能隔空取物 > 第108章 说好的借条呢?(求票票,求投资,求打赏,啥都缺啊)

      第108章 说好的借条呢?(求票票,求投资,求打赏,啥都缺啊)

        秦淮茹见何雨柱面不改色心不跳,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只好换个姿势,啊呸,不,换个方式重来一次。

        “柱子,你这平时上班也挺忙的,雨水学习本身就很辛苦。”

        “嫂子我呢,也不怕你笑话,如今家里的情况你可能也清楚。”

        “所以,嫂子就想着,能不能帮你洗洗衣服打扫卫生什么的。

        至于报酬,你有空的话,帮我从厂里带点剩菜剩饭回来就行,我也好给棒梗他们打打牙祭?

        你看,这样行吗?”

        啧啧,秦寡妇这话吧,听起来真没毛病!

        别人不是三大爷那样,光是嘴上说说就想占你便宜。

        而是通过帮你干活,来获取生存所需。

        从本质上来说,她这做法跟卫国叔他们这种打零工赚钱养家没区别。

        都是贫苦大众啊,干活养家,天经地义。

        这事即便传出去,也没人会笑话于她,甚至还不得不敬佩有加呢。

        关键是,别人说了,不要钱,只要点剩饭剩菜。

        这是什么?

        这是把自己摆到最低位置,向何雨柱乞求活命呢。

        但闻者,无不泣然而泪下。

        多么可敬又可怜的一位母亲啊!

        这点最关键,谁听了都会觉得何雨柱占了大便宜呢!

        毕竟,食堂的剩菜剩饭吃不完也是浪费掉,拿来帮助了秦寡妇这种生活条件困难的人,何雨柱基本没付出什么,却收获了洗衣做卫生的麻烦,多好啊!

        可是,何雨柱脑子还是清醒的。

        闻之,立马有种浑身发凉的感觉。

        傻柱或许就是从这样开始,一步步陷入秦寡妇的魔掌之中,不得逃脱。

        但换了他嘛,太明白了!

        他这刚听完话呢,瞬间就抓住了重点!

        剩菜剩饭?

        打打牙祭?

        这能画等号吗?

        不能!!!

        真要是剩菜剩饭,就食堂里的哪些,油水几乎没有!

        嗯,真有的时候,那才多少点,能剩么?

        即便有剩下的,一个月又有几次机会呢?

        啥叫打牙祭?

        那是得要有肉,才叫打牙祭呢!

        就没听说过吃窝窝头和土豆白菜之类的,也算打牙祭的。

        这谁家不是常吃这些呢,还不是一个个面黄肌瘦,饿得挺快么。

        要是他真没听明白,答应了下来。

        嘿嘿,回头没肉菜吧,这事一传出去,他何雨柱可不就在欺负人么!

        一点点残羹冷炙,你还敢拿出来,换取别人孤儿寡母给你洗衣做卫生,你的脸呢?

        何雨柱当即就想拒绝,甚至想让秦淮茹换个人试试,可是...

        全院里,符合秦淮茹所说条件的,就他跟许大茂两人呢?

        而秦淮茹也没要钱要粮,只要剩菜剩饭,除了他何雨柱,谁还能符合条件呢?

        话又说回来,通过洗衣做卫生换取报酬这事,谁不喜欢呢?

        可架不住秦淮茹要求低啊,别人看在她家没男人,暂时没工作又是一家孤儿寡母的份上,也不好意思跟她争这事。

        甚至还可能劝说何雨柱答应下来呢!

        何雨柱一旦拒绝,嘿嘿,你瞧着吧,少不了好事之人在背后骂他为富不仁呢。

        头疼啊!

        至少不能直接拒绝!

        秦淮茹这招太狠,明摆着把事情摆在大院众人眼中。

        何雨柱都已经感觉到屋里干活的人,此时声音都小了许多,明显都在听着呢。

        这事一个处理不好,他的名声可能就毁了呢。

        “那个,贾家嫂子,咳咳,这事儿吧,好说不好听啊!”

        “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可我一单身大龄男青年,你这又是刚没了男人的寡妇,嗯,洗衣服什么的就别提了,影响不好。”

        何雨柱说着说着,灵机一动。

        “这样,你呢,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等身体养好了,可以帮大家做做衣服鞋子之类的活,多少也有点进账,你看这样行吗?”

        妈耶,真是不容易啊!

        得亏他想起另外一个寡妇来,这不就有借口了么。

        秦淮茹闻言,眼神似乎有些暗淡无光。

        “呵,柱子,你说的也对哈。”

        “我一个寡妇,是不该,嗯,的确该避避嫌。”

        “你的主意也挺好,我很感激你帮我想办法,只是,我...”

        尼玛!

        最烦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了,不想说你一字别提啊!

        还光特么知道装哭,等谁安慰你咋滴?

        “咳咳,那个,我还有事,先这样吧,咱们回头再说吧。”

        何雨柱说完就撤,那些干活的邻居们都听着呢,可不能多聊!

        他飞快将车停放在雨水屋子前,便准备通知大伙停工吃饭的。

        可,身后又传来声音。

        “柱子,你帮帮我吧,我真的没办法了!”

        嘿,这寡妇,你就不能换个人坑么?

        全院上百号人,咋就盯着他不放呢?

        何雨柱也纳闷呢。

        按说他都已经表明了态度,这寡妇是听不懂还是,觉得他好欺负呢?

        “咳咳,卫国叔,大家伙都停停,准备收工啦。”

        “卫国婶子那边可是已经做好饭菜了呢,别等太久,饭菜凉了不好吃呢!”

        何雨柱对着屋里喊过话后,这才无奈地转身面向秦淮茹。

        “贾家嫂子,咱们院里嘛,有困难找一大爷,公认的好使!”

        “而且,我就不信,以一大爷的为人处事作风,他会不主动去帮你?”

        秦淮茹抹了抹眼泪,垂着头哽咽道:“一大爷已经帮过了,见我家困难,都给家里送了粮食过来。”

        “可是,我不能,也没脸,什么难事都去找一大爷帮忙解决啊。”

        嘿,你没脸去找一大爷,就有脸找我啦?

        啥关系啊我们?

        你可别赖定我哈!

        何雨柱可不想听这些事情,摆摆手说道:“得,贾家嫂子,有啥事咱能一次说完么?”

        见何雨柱油盐不进,秦淮茹只好显露原形。

        “我婆婆不在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没钱没票,家里除了一大爷送来的棒子面,也没别的了。

        我,我就想着,能不能跟你借点钱做家用,回头等我婆婆回来再还你。”

        何雨柱已然感知到身后有人过来,他也不好直接拒绝。

        毕竟,其他人不说,他有钱这事瞒不住院里的人嘛。

        所以...

        “得,你也别提你那婆婆了,她什么性子我还是知道的,对她来说,凭本事借的钱,凭啥还?”

        “贾家嫂子,我呢,你也看见了,花钱的地方还多。”

        “这样,既然你都开口了,我也不能不管。

        可是你婆婆那人吧,咳咳,我得防着点,你能理解吧。

        你给我写张借条,我借你十块钱,够用了吧?”

        借条???

        秦淮茹迟疑片刻,立即说道:“谢谢你,柱子,十块钱够用了,我等会儿就把借条给你送过来。”

        见她还不走,何雨柱无奈地掏出钱递了过去。

        emmm,这钱,怕不是打水漂了吧!

        呵呵,至于借条?

        有啥用啊!

        别人孤儿寡母装穷叫苦,你还真能逼着对方还钱不成?

        尤其是贾张氏回来后,不讹诈他就不错了呢!

        还想还钱?

        门儿都没有呢!

        ‘你又不缺那点钱,借给我们用用又怎么了,居然还想着让我们还钱?咋能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

        贾张氏怕不就会如此说吧!

        “谢谢,我这就去给你写借条,你等我一下哈。”

        秦淮茹接过钱,连连躬身道谢,然后转身就走。

        “哎,贾家这媳妇儿,多好的人啊,可惜了。”

        “造孽啊,贾东旭刚没,他老娘又...,小秦这姑娘太可怜啦!”

        “柱子,贾张氏的为人咱们院里没几个看她顺眼的,但秦淮茹嘛,多包容一下吧!”

        陈卫国拍了拍何雨柱肩膀,叹了口气,没在多说什么,点到为止。

        然而,他的话,从一定程度上,其实也代表了院里大部分不明真相群众的看法。

        当然了,要是何雨柱没看过同人文里的讲解,光看秦淮茹的表现,还真说不出她的不是来呢。

        高手啊!

        不!

        或许秦淮茹原本是好的,只是被生活所迫,又上有婆婆,下有儿女的逼迫,后来才不得不改变?

        咦,这特么跟我有啥关系?

        代入感太强,也真是醉了!

        我不是何雨柱,我是余超,是来博取技能和财物,回归现实实现财务自由的!

        这些个有的没的,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啊?

        “柱子,要不我们就先过去坐下喝口水等你回来吃饭?”

        卫国叔等已经洗手洗脸完毕,都准备回去吃饭来着。

        见何雨柱还待在原地,不知道想些什么,这不,暗示着,该一起回去吃饭呢。

        老天爷呐,干了一天的活,肚子早饿了呢,赶紧干饭然后准备睡觉吧。

        可,

        何雨柱:秦寡妇说好的借条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