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1.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西红柿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250章 议定苏州府

      第250章 议定苏州府

        —《万历四十八年》 第250章 议定苏州府

        第二卷 明失其鹿,天下共逐

        第250章 议定苏州府

        “那蒸汽火车坐着四平八稳,从上海县到华亭就用了一炷香时间,到地方之后又返回,沿途那些追逐的百姓比比皆是,风吹着也凉爽啊。”

        赵信正在衙门大堂内给那些个与会的人讲述着自己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当然了,当中也有不少跟着一起坐了,只不过他们的涵养确实比赵信要高一点。

        直到陈操走进大堂,场内才安静下来。

        “怎么样,这蒸汽火车给你们诸位什么感觉?”

        王孝杰当即道:“卑职坐了一个来回,若是此铁轨铺设到山海关,估计只需要三天时间就可以到达,军士减少了行军速度,战斗力自然陡然上升。”

        但凡军中将领都点头赞同王孝杰的话,当然了,用在军事上火车的确是个好东西。

        “他只是代步工具,却不能让军卒停下训练,每天五里长跑是必备训练课程,不管是军用还是商用,都可以大大的加快脚程;”

        陈操兀自说着:“民用的话适当收取车马费,只要价格合适,定然会让那些个商人趋之若鹜,用火车车厢拉货物,量不仅增加,而且减少了以往车马的劳费,他们的收入自然也就增加了,商人的收入增加了,商税也就跟着涨了上去,这就是往常说的坐在家里收钱便是。”

        一众人哈哈大笑。

        陈操也跟着笑了几声,然后便突然严肃了起来:“孤存松江府终究也不是长远之计,蕴生在离开之前已经与我商讨了一个新的对策,想必诸位也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操环顾了一下大圆桌边各自安坐的每个人,个个都是他的心腹:“太祖武皇帝得大明江山,乃是因为蒙元暴政之下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然则若是等到朝廷糜烂到蒙元的那般,恐怕没有十年二十年是不成的,况且在座的诸位不少人年纪也大了,等个十年之后再开始打天下,及至成功之后,估计这半截身子也入了黄土,再享受荣华富贵之时也是有心无力。”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在座的谁都知道了陈操的弦外之音,武人一个个都内心激动的摩拳擦掌,文人也就那么几个,黄淳耀不在就剩下夏允彝几个,一个个都是各怀心思。

        孙传庭还好不在场,不然此刻听到陈操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摆明车马的准备造反,定然会落井下石,说不定那厮还会事前通知朝廷。

        唯有满桂,在听明白陈操的话之后眉头便拧成了一个川字,来了松江这么久,也见识到了陈操治世的手段,在感叹国朝有如此大才之余心中更多的还是担心自己的名声。

        他是从孙承宗那边发迹的,在第一次广宁大战之后便被陈操要到了定武军,不过编制一直都是属于王孝杰麾下。

        但从大明官场的制度来讲,满桂是变相属于阉党,属于从阉党发迹的,不然也不能坐到金州总兵这个位置。

        “怎么,满桂有什么疑惑?”

        听闻陈操念到自己的名字,满桂赶忙回过神来:“末将只是担心而已。”

        “担心大明朝幅员辽阔富有四海,担心一旦造反之后遭到全天下的百姓唾骂,担心一旦造反失败又该如何?”

        陈操丝毫不留情面的把满桂心中的所有疑虑全部讲了出来,便不等满桂回应,一本正经道:“本公说过,这天下,人人都可以得,唯独朱家人不能继续做,我陈操得大明天下,也不会改国号,大明依旧就是大明,本公要改的,是施行了一千多年的孔圣人留下的遗祸制度,本公要让大明全天下的百姓都过上松江府百姓的日子,要让全天下的人都可以参与大明朝的政事治理。”

        这是多么宏大的一个愿望,当然了,在陈操这里,这不是愿望,而是目标。

        满桂听闻之后也是感触颇多,久在辽东的他吃尽了边关的苦寒,到了松江之后,在新政的实行下他发现百姓过的比以前更加的好,农忙起来也更加的卖力,即便施行了商业重税,但做生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说明了什么?

        “末将惭愧...”

        其他人除了少部分人有满桂这种心思,其他人都对大明朝没有好感,特别是朱家皇帝,贱民出身的军官甚至想要亲手把朱家的皇室宗亲都屠戮个遍,原因无他,他们对朱明皇帝都没有认同感。

        因为从朱元璋开始朱家人就没有把数百万贱民当做大明朝的子民,他们在当地连乞丐都不如。

        这也是陈操从一开始只用贱民的原因,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造反便只有一条路,也不存在招安或者投降的说法,唯有死战。

        从南京右卫到现在的定武军,以绝大部分的贱民为骨干,流民为基础中坚,使得定武军在每一次的战斗中都不落下风,这也是定武军出身的将领对于造反如此迫切的原因。

        大明朝太烂了,即便是勇猛如边军,在燧发火枪的攻击下也不过一合之敌,更别提早就腐烂不堪的卫所部队。

        这种观念的形成乃是因为警卫团的黄得功和楼兴业以一团兵力全歼宣德侯金与正的京营,那一战之后,卫所部队在定武军眼中就好像小孩子一般。

        宋澈作为陈操的二把手,心腹中的心腹,当下便道:“莫非第一步先是攻略苏州?”

        “哈哈哈...”

        陈操仰头大笑,然后点头:“时秀说的不错,第一步便是拿下苏州府,拥有苏松两地,咱们才有攻打南京的资本。”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严肃起来,陈操眼下要说的可不是玩笑话。

        “据查报,苏州全境兵力总计三万余,苏州府城周边有巡盐道的盐丁,有苏松巡抚衙门的抚兵以及苏松参将衙门的镇兵,另外还得算上苏州府城的各巡检司,总兵力在两万左右。”

        陈操把详细的布防图传下去,让赵信挨个给他们下发观看。

        “苏州府的防备不高,本公仔细研究过,大致定下两条路线;”

        赵信顺势在大圆桌上铺上精心绘制的苏松地图,陈操拿着加长版的教导棍敲在地图上:“第一便是从青浦出发,直插苏州府城,第二条,便是从嘉定;

        嘉定有苏松参将衙门的镇兵两千余人,领兵的是一个游击将军,而从青浦出发,路途中只需要解决沿途的巡检司,这些人就犹如芥草一般,不足为惧。”

        很显然,若是从青浦出发完全就是一件大功,纯粹是兵不血刃的便可以直达苏州城下,虽然镇兵两千听起来有些夸张,但他们的性质和卫所兵没有区别,区别在于走嘉定一路有些浪费时间。

        大家都有一个念想,便是从现在开始便是开始争功的时候。

        只不过陈操有一个严令,部下不得争功,在军中施行了数年,谁都不敢打破这个制度,所以,陈操看着他们的时候,一个个脸涨的通红。

        “取苏州就好像在自家田地里收庄稼一样,那是手到擒来,所以你们一个个的也不要想着第一战争功,大明朝这么大,日后的功劳取之不尽,何须担心?”

        陈操准备一开始就把基调打好,免得各个将领之间生出了龌龊的心理,使得自己的阵营不是铁板一块,到头来被别有用心之人腐蚀掉。

        “嘉定一路有些打头,所以本公决定以新军龙武军为主,而青浦出发看似简单,实则是一路直往苏州城下,路中虽然没有什么阻碍,但最终的关键节点还是在苏州城,所以,还是以定武军为主。”

        不管如何,只要能参与攻略苏州,那便是一件功劳,宋澈倒是不以为意,唐延年听到定武军有份,当下便笑嘻嘻的拱手:“旦请公爷放心,末将定然先登苏州。”

        龙武军的总兵是他哥哥唐开年,虽然是调任了新军做总兵,但那股子打仗的势头却丝毫不减:“还请公爷明示,末将与满将军是打下嘉定之后径直赶往苏州还是沿途攻略沿海的卫所?”

        “明知故问,”

        陈操的棍子立刻朝着海边划去:“嘉定一路才是硬骨头,新军训练之后必须见血,嘉定拿下之后,镇海卫必须攻掠,若是投降也就罢了,还有,沿海各守御千户所一个都不能留,至于崇明沙洲等地,自由水师前往,你们不必担心。”

        “求教公爷,若是有投诚卫所部队,如何处置?”

        满桂不想杀自己人,特别是那些个犹如小鸡一般的卫所部队。

        “但凡投诚之部队,一律缴械,凡卫所军余等充军者,就地遣散,”陈操的食指敲着桌面,冷声道:“卫所军的战斗力堪忧,即便拿下他们也不过是给新军找麻烦,况且这帮人都是老兵油子,指望着他们打仗绝对不行,至于卫所部队的百户以上军官,暂时看管,甄别之后择优选入五军之中。”

        陈操的话不无道理,这些个常年耕田习惯了卫所兵还不如新兵,打仗怕死,欺软怕硬的程度更加厉害。?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