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1. <s id="32n9q"><track id="32n9q"></track></s>
      西红柿小说网 > 崩坏纪元 > 第981章 保护艾弥莉

      第981章 保护艾弥莉

        头一次见凯文露出这么凶的表情,西娅辛像是受惊的小兔子,往后稍退了半步。

        “我、我是在音乐餐厅里弹钢琴兼职,西奥给我每小时300联邦币的价格,还有客人们点单时的提成...”

        “十几天你赚这么多些钱?西奥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吧,给你这么高的价格。”

        西娅辛恢复过来,掰着手指头认真算道:“客人的点单价格是500,按照三七分成,每次点单我能拿到350联邦币,有几天时间我一直在弹奏点单曲,网上也有视频。”

        凯文无话可说,他对西娅辛的监控并不是太过严密,这些天只知道对方是去兼职,却没想到她能赚那么多!

        有些人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四万多联邦币,小西娅辛这才十几天的功夫...

        “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也不能去做兼职了。”西娅辛垂头丧气。

        “怎么回事?”凯文明知故问。

        西娅辛把西奥告诉她的话又重新叙述一遍...

        夜。

        西娅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还是头一次和别人一个房间,虽说是凯文叔叔,但...

        “早点睡吧。”打地铺的凯文道:“明天还有事要做。”

        “嗯。”

        西娅辛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不敢再有动静,生怕吵到乏累的凯文。

        她还没从一系列的变故中回过神来,睁着一双看不到任何东西的眼睛望向天花板,心灵之中再次品味到苦涩之意。

        仿佛一时间全世界都在跟她作对一样,这种感觉真的不是那么美好。

        第二天,凯文出去找房子,西娅辛照常去学校上课。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西娅辛家里的变故,在旁小声议论,坐在旁边的埃文一直想说什么,但又一直欲言又止。

        西娅辛看向教室中间,那曾经属于艾弥莉的位置空空如也,艾弥莉已经有好多天没来学校上过学,邮箱和社交软件上,对方也把她拉黑了。

        “唉~”

        西娅辛想不明白。

        埃文时不时瞅向同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魂不守舍的西娅辛。今天一早他便从西奥那得知西娅辛叔叔家破产的消息,而西娅辛本人兼职的爆火,更是受到无妄之灾——遭到某议员的作秀批判。

        话题热度甚嚣尘上,导致她连兼职也做不了。

        埃文心中愤愤不平,明明西娅辛什么都没做,怎么会成这样子?同时,他心中也暗自爽快,终于见到西娅辛脆弱狼狈的一面。

        ‘破产了,应该需要很多钱吧?我这时候邀请她去我家兼职的话...’埃文想入非非。

        放学,西娅辛没有第一时间回宾馆,反倒坐公交车来到艾弥莉家附近,她想要知道真相,至少做个明白鬼。

        仅仅是因为几天没有陪伴艾弥莉,对方就把她从朋友的序列中剔除,未免太过无情了些。

        身着校服,背着书包的西娅辛走在街道旁,高档生活区这边几乎没有公交车,她只能一步步走向艾弥莉家。

        “头儿,看那。”

        街道黑色轿车中的男人,示意旁边的人朝西娅辛看去。

        “西娅辛?”

        “好像是她,长得很有辨识度。”男子调笑道:“她被艾弥莉那个小混蛋甩了,艾弥莉真和她老爸是一个德性。”

        “呵~本来想绑架她来引出艾弥莉,现在也没什么作用。”

        “啧啧,长得确实漂亮,美人坯子,可惜了。”男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涸起皮的嘴唇,不知道在可惜什么。

        “认真点,里面传来消息,索雷尔那个老家伙马上重病咽气,到时我们再把艾弥莉杀了,整个索雷尔家族会陷入混乱,大选的话,那位会更有把握。”

        “艾弥莉那小混蛋每天出来的时间都不一样,保镖还多,不好得手啊。”

        “联邦议长也被暗杀过,区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防护还会比联邦议长更夸张?”

        “也是。”

        走在街道旁的西娅辛,身形僵硬了一瞬,随即恢复正常。

        随着近些日子练琴感知客人们的意识,她的意识力量再一次完成质的飞跃,可以无压力探查周围十数米的所有事物,必要时,还能单方面延伸。

        轿车中那两人的对话,她听的一清二楚。

        ‘艾弥莉的父亲重病?!难怪她这些天不来上课,她不接受我的邀请,是怕这个?不不不,她是为了保护我?也不对...’

        西娅辛的思维混乱,但脚步却加速前行,比起各类猜测,她只知道艾弥莉要受到他人暗杀!

        从小待在法治社会生活的西娅辛,还是第二次有心惊肉跳的感觉,至于第一次,当然是在老家崩坏爆发的时候。

        ‘艾弥莉要被暗杀,艾弥莉要被暗杀...’

        来到艾弥莉家的门口,西娅辛站在庄园的大门处显得格外娇小。

        按下门铃。

        “您好,”喇叭那传来声音,“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我是西娅辛,艾弥莉的同学!”西娅辛道:“我有事来找她!”

        “不好意思,西娅辛小姐,最近艾弥莉小姐不会接待客人。”

        “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啊!麻烦开下门!”西娅辛急道。

        “有事还请留言,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艾弥莉小姐。”

        西娅辛无奈,说你家小姐要被人暗杀了?谁会信这个啊?

        和喇叭对面的人僵持半天,西娅辛无奈回到路边。

        ‘艾弥莉的卧室好像在第二层的第三个房间。’西娅辛仔细回想那日参加周末晚宴时的场景。

        意识感知随之探出,西娅辛努力朝一个方位探索,庄园的警戒力量让她感到吃惊,不过意识这类超自然的诡异力量,暂时没有仪器能检测出。

        当意识探寻到艾弥莉的房间时,已经快逼成一根线的宽度。

        “不在这!”

        西娅辛继续寻找,她看到了重病的索雷尔,看到了一小队医生,还看到了大量仪器以及成群的士兵,意识跃过厨房餐厅,往深处探寻,终于在健身室找到了艾弥莉!

        虽然不知道艾弥莉为什么没有陪伴在父亲身边,而是穿着运动服在跑步机上挥洒汗水,但西娅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艾弥莉!”

        “谁?!”正在跑步的艾弥莉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惊讶道:“西娅辛?”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0xs.com